基本维持在一成多 男子大闹收费站 日本偶遇邓超夫妇

私募故事会:有的空仓躲大跌 有的最终被清盘   私募A:空仓躲大跌 择时受追捧   中国基金报记者 吴君   小穆(化名)刚做私募那几年,不温,也不火。虽然挂着80后新锐私募的名头,但比起公募出身的基金经理,他还是很草根,没有受到资金追捧。然而,去年的股灾彻底打破了这种格局。   去年6月初,小穆看到市场泡沫严重、全民炒股,敏锐觉察到风险可能来临,快速清空了旗下20多只产品的仓位。后来大跌来临,市场上私募产品大面积亏损、清盘告急,小穆的产品6月不仅没有亏损。擅长择时躲避系统性风险,市场、资金的目光迅速聚集到小穆的公司,也使得他在下半年发行了17只新产品,成为股灾后规模迅速扩张的私募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下半年市场震荡、反弹,曲折又激动人心,但小穆却一直没有建仓,忙着休养生息,看盘、四处路演、调研公司、参加投资策略会。因为小穆觉得,与其反复抄底、反复被套,不如真正等底部走出来再投入;至于什么时候市场见底,他也不知道。但他始终清楚的是,私募,活着最重要;敬畏市场、顺应趋势。   现在小穆声名鹊起,市场上关于他的讨论也很多,灵活择时、善长趋势,不少资金仍在打听怎么买他的产品。成名是好,也是累,小穆倒是心态比较平稳,他只希望把公司经营几十年不出问题,不让投资人蒙受任何损失。   私募B:曾经太顺利 现今得抑郁   老于(化名)原是南方一家公募的投资经理,2014年下半年悄然辞职,在深圳建立私募公司。由于正好赶上A股从2000多点一路拾级而上,到去年3月,老于旗下私募产品的整体收益就已经超过100%;去年5月,老于的亲朋好友出钱发了一只产品,1个月的收益也达到了50%。当时一贯低调的老于在圈内名声大噪,公司的资产管理规模突破20亿元。   然而,去年6月一波股灾突然来临,老于猝不及防、回撤较大。那只亲朋好友出钱的产品,在不到1个月时间内,净值从1.5元跌到0.8元附近,9月最低时只有0.6元左右。随后,老于并没有清盘产品,而是选择一路硬扛,经过股灾迎来反弹,到12月底净值回升到0.8元。但这样的努力,还是没躲过今年1月暴跌,老于的产品再次跌到0.6元,他现在几乎销声匿迹。   回想老于刚“奔私”时,正好乘上市场的风口,他坚定看好A股大牛市,踌躇满志。当时他和圈内的伙伴交流很多,情绪很乐观,坚持做多。但股灾来临时,由于原来在公募的操作习惯,老于建仓后不择时,没有减仓,造成巨大回撤。随后半年,老于感觉脸上无光,亲朋好友的产品做得差,压力很大;9月时他重拾信心,曾努力要把产品业绩做回去,但却没想到1月市场会再度大跌。   到现在,老于已经基本上不和同行交流,他们团队有个研究员得了抑郁症,已经远离股市,跑到外地去休养。   私募C:净值捂不住 最终被清盘   见习记者 何婧怡   “不管情况怎样,没有比被瞒着更让人愤怒的了。”投资者小章在去年初投资了一款采用量化选股策略的私募产品。股灾之后,小章着急地想知道自己的钱怎么样,可是该产品能查到的净值数据始终没有更新。打电话给客服,对方也含糊其辞表示还未收到新的估值。终于到了打开赎回的窗口,小章却发现这款产品早已跌至止损线以下只能清盘,这让他气愤不已。   小章投资的这款产品出自上海一家中小型私募KY资产。当量化型产品大受追捧之际,KY资产也投市场所好发了该款量化选股策略产品。事实上,量化策略比较复杂并非谁都能做,KY资产却有自己的路子,控制好收益和回撤,把净值线做得尽量“平稳”,看起来真像那么回事。   由于该产品发行之时尚处于牛市之中,量化型产品也较为稳健,该产品的清盘线设得比一般股票型产品要高,为0.9。股灾期间,该产品净值也“随大流”遭受创伤, 从盈利十余点跌至0.86左右。如果按照合约,这款产品早已被清盘。由于私募产品并没有严格规定净值披露时间,该产品的净值继续被捂着。随着市场的反弹,这款产品也爬回到正收益。   好景不长,一月份“闪电熊”再次来袭,更糟糕的是,由于该产品封闭期即将打开,KY资产负责人要求做高收益,基金经理只能重仓操作,最终又把这只产品打回原形。市场持续低迷让重生的希望愈加渺茫。   纸终究包不住火。封闭期打开要求赎回的投资者发现如此真相,错愕随即转为愤怒火山般爆发。受伤的投资者们,甚至包括同样被蒙在鼓里的三方销售机构人员群情激愤,追到KY资产办公处抗议,场面十分混乱。目前,KY资产的官网已处于停摆状态,负责人无迹可寻,原本十几个员工也走了一大半。   私募D:谨小慎微 活着最重要   见习记者 何婧怡   面对突如其来的股灾,没有比在高位成立产品更心酸的事了。   2015年,程进(化名)也加入了“公奔私”的大军。程进于去年5月份正式成立了自己的资产管理公司。当时还在牛市的亢奋中,加上程进过往名声和资源的积累,募资发产品一路走得相当顺利。   第一支产品在六月底开始正式运作,而此时A股已经开启雪崩模式。程进的产品一出世就接连受伤。开工没有回头箭,他的团队只能尽量压低仓位,在一个多月里,基本维持在一成多。可即便如此,在8月中下旬A股的再次暴跌中依然伤得不浅,只能进行第二轮减仓。   “回过头来看,当时这种策略还是正确的。做股票的最怕有投资臆想症,把投资完全基于自己的判断。很多遭遇清盘的私募基金经理就是觉得是市场错,选择死扛 ,但是这样到最后就没机会了。做私募最重要的是如何应对市场的变化,首先还是活下来。”程进回忆总结道。   穿越股灾的风霜,程进在操作上更加谨慎,严格执行产品净值在1.03元之下仓位不超过30%,产品净值在1.05元之下不超过50%,以防止自己对市场出现误判,保护产品净值。   今年开年以来A股闪电熊,程进1月4日果断减仓,至今依然维持在二成左右。“现在看市场比较纠结,虽然很多股票已经跌到价值区间,但市场波动依然很大,做绝对收益最好还是不要轻易进场。”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