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者对饭补等基本福利的关注越来越多 同性恋被强制治疗

工作这些年你的饭补涨了吗 私企上班族大多心塞工作这些年,你的饭补涨了吗?早报记者调查20位上班族,每日饭补10—20元占五成;有人留言“饭补只是个传说”对于上班族来说,饭补是一种让人幸福的存在。好好吃饭,才能好好工作嘛。不过,物价在涨,到手的饭补却大多还在原地踏步。近日,天府早报记者采访到20余位上班族。结果显示,外企及金融业饭补较高,多在400元以上,最多的一个月有近700元。对于菜品质量,虽然褒贬不一,但至少谈论起饭补时还隐隐透出一种幸福。而4位在私企工作的上班族则心情不太好,饭补为0的他们心碎留言,“饭补只是个传说”。不变的福利有的饭补多年不涨,而包饭族觉得饭菜差小张在广元的一家媒体工作,每个月餐补220元,算工作日的话只有10元一天,这样的餐补4年没有涨过。“4年前刚毕业,物价也没有现在高,10元吃一顿还能凑合。但现在,10元还不够打一份两荤一素的菜,菜品质量维持一如既往地难吃。”林先生在成都一家上市公司上班,高大上的单位让朋友很羡慕他,但说起饭补却少得让人难以相信,“100元1个月,你没有看错!”不给饭补,直接包吃,也是不少企业给员工的福利之一。不过,包吃族的待遇总结起来就是不好吃、饭菜单一、吃不饱等。刘先生是一所中学的教师,中午就跟着学生一起吃食堂,“大锅饭,学生的伙食费本来交得也不贵,所以菜品质量也一般。”“我们中午一荤一素一汤,标准还不到10元。饭菜很难吃,经常是不到下班时间肚子就饿了。只有吃点零食充充饥。”在一家自媒体工作的王女士说,“不过如果有大的节日,伙食会好一些。”开心的待遇外企金融业饭补较高,有的一月660元天府早报记者采访到20余位上班族。结果显示,有3成人每日饭贴在10元以下,有5成人每人饭贴在10元-20元之间。最高的饭补来自在一家外企工作的May,一天饭补从8元涨到30元,以一个月工作22天算,一个月饭补为660元,直接打到工资里。虽然已是这次调查的最高餐补,但由于办公地点在高档写字楼,周边消费水平也比较高,这让她还是忍不住吐苦水,“一顿30元真的不够吃,很多时候都要自掏腰包。”金融业及传媒业及劳动密集型行业饭补,都保持在不错的水平。“肉肉”在成都一家银行工作,“单位有水果有下午茶,午饭10元能吃得特别好,一荤一素一汤加水果。”虽然目前餐补只有330元一个月,且工作5年没涨过,但她的幸福指数依然很高。“豆爸”目前是一家约120人的电子代工厂的股东之一,“我们给员工开的饭补是15元一天,比起以前略涨,在菜品上也会保持3-4天不重样,而且我了解到我们周边的兄弟企业大多数是这个水平。对于劳动密集型企业来讲,不会在吃饭上去缩减费用。因为员工吃饱,才能保证工作质量。”心塞的感觉私企大多不提饭补,员工只有羡慕的份吃饭的问题是大问题。一边是有饭补一族与包饭族的激烈吐槽,哪知道,还有最不忍心触及的一个群体,他们大多数一分钱饭补都没有,而他们中绝大多数来自私企。小茜来自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1年多的她对于有饭补的朋友很是羡慕,“都说要留住一个员工的心,就要留住员工的胃。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小茜也表示,如果再换工作,希望能选一家诸如在饭补等福利上能为员工考虑充分的企业。小李在一家公关公司工作,工作经验丰富的他参与过不少大型活动,但对于缺失的饭补也只能表示,“饭补只是一个传说,心塞。”“火火”在一家自媒体公司工作,公司加上老板一共11个人,在一间公寓写字楼办公。虽然不发饭补,但是公司请了一位阿姨,每天给大家做中饭,每人一荤一素一汤。“火火”说,“以前做的一份工作并没有饭补,现在很有幸福感。”事实上,这样能提供免费餐的公司很少,而“火火”属于幸运的一个。心态变化再择业饭补成为考虑的基本福利天府早报记者发现,针对求职者心态变化,不少企业在招聘时都将福利待遇作为招聘筹码,除了过节费、员工旅游等待遇,有些企业将食堂菜谱都在招聘简章上明确列出来了。比如一家文化公司,招聘简章上详细标注了,每天提供一顿工作餐,“一大荤一小荤两素,还有餐后水果”的菜谱让人心动。用尽洪荒之力,只为招到合适的人才。在银行工作的“肉肉”说,“饭补并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还能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企业对员工的重视度。如果跳槽,我也会首先考虑有饭补的企业。”一位从事HR工作的业内人士也透露,“饭补对于公司管理来说只是件小事,但却反映出各家公司在员工关怀方面的差异。这几年,求职者对饭补等基本福利的关注越来越多。如何从一件件小事上提高员工的幸福感和归属感,是值得每家公司思考的。”链接食堂员工给“僵尸卡”发饭补侵吞公款70余万被公诉北京某附属医院总务处工作人员叶某利用负责管理单位食堂饭卡的职务便利,五年之间内,挪用和贪污140万元公款用于炒股和个人花销。近日,叶某因涉嫌挪用和贪污公款两宗罪被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叶某自2009年9月起负责医院食堂饭卡的管理工作。医院通过饭卡管理员每月向员工餐卡发放200元餐补,不足部分员工则需要持现金到叶某处充值。叶某不久即发现医院食堂的充值系统与财务系统并不挂钩。发现此漏洞后,叶某将饭卡充值款私自截留,未按照规定上缴财务,而是存入个人银行卡。在长达5年的时间里,私自截留现金达70余万元。该医院还规定,职工离退休或者离职之后应持饭卡到叶某处办理退卡手续。叶某本应将这些饭卡注销,但其每月仍然向这些饭卡充值200元的饭补,使得这些饭卡成为名副其实的“僵尸卡”,然后套现部分钱款转个人账户,侵吞公款70余万元。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