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后把戒指、钱包都给掉了 共享购物车现西安 李敖暴瘦插鼻胃管

7旬老人失踪 4儿子连夜寻人愿万元酬谢寻父者 从昨天中午开始,一条寻父启示就牵动着江城网友的心,轻度中风的73岁老人寇成位从西汉正街高逸小区走失,老伴兰婆婆和她的4个儿子连夜找寻,翻遍汉正街方圆两公里的大街小巷,仍不见老人的身影,天已变冷,寇家四兄弟的父亲到底会在哪儿?今天,长江日报记者跟随他们一同沿江寻找寇成位老人,边找边贴寻人启示,“贴密点,总会有好心人留意,就算是大海捞针,也多一份希望”。中午11点多,寇成位老人的三儿子寇公伦恳请好心人一同帮他找回父亲:如有遇到一位口齿不清、身穿黑灰色夹克、身高约1.65米的爹爹,老人身上没有带身份证、老年证等证件,老人也不识字,恳请好心人能够帮忙找回父亲,他和家人当面重谢1万元,联系电话:18627727069。寇公伦说,他父亲寇成位每天生活十分规律,早上7点左右会从家里走百余米的路程到他的店子里和兄弟寇公民、寇公华、寇公坤一起吃早餐,然后就在店子里和孙子一块玩,中午再一家人一起回家吃母亲做的饭。但是昨天早上父亲没有来店里吃早餐,“天上下着雨,以为父亲在家里吃,不来了”,直到上午10点,才发现在家里也没有父亲的人,一家人慌了,开始四处寻找。走失:相隔100米让父亲走失,懊悔不已上午11点30分,记者从沿河大道寇公伦的酒店用品店里走到寇成位老人在汉正街的住处,100多米,穿过一个短巷子就到了,“还是大意了”寇公伦懊悔地说,他以前会把老年证、身份牌放在爸爸身上,今年初老人轻度中风后,先后把戒指、钱包都给掉了,我们想着相隔得这么近,就没把这些重要的东西放在老人身上”。寇公伦说,天突然变得这么冷了,也不知父亲到底去哪里,他口齿不清,心里明白但就是说不出来话,今年初的一天,寇成位突然就说不来话了,送到医院检查是轻度中风,此后父亲跟他们都很少有话语交流,但是生活一直都能自理。记者发现,寇成位老人的大儿子寇公民就住在他隔壁的一套房,“我们都是照常要到店里做事,对老人的生活也习惯了,每天都到店里汇合,都怪我们平时没有注意”寇公民说。寇公民说,昨天早上6点40分他母亲出门去买菜,家里当时就留下父亲一人。“昨天早上大概八点,看到寇爹爹在雨中站了会,大概也就十分钟时间,当时太忙了没有太在意”在寇爹爹家附近从事废旧回收的余老板说,10年来,寇爹爹常到她这里卖废纸、饮料瓶,平时话语也很少,当时寇爹爹站在店子门口,也没有太在意,“想不到会走失”。寻找:四兄弟连夜找遍汉正街上午10点,寇成伦到硚口区崇仁路派出所查看周边的监控视频记录,“把附近的监控上都看了,也没能看到父亲影子。”寇公伦说,昨天上午10点,在家里和店子里都找不见父亲,确定父亲失联后,报警了,他们四兄弟也在朋友圈里发微信寻找父亲,同时,全家人就开始分头寻找,一路从汉正街找到凯德广场,一路沿江找寻,一路往同济医院方向寻找,但是都没有找到父亲。记者见到西汉正街沿路的电线杆上贴满了寇成位老人的寻人启示。中午12点,寇公伦简单地吃了一碗炒饭后,回到店里与兄弟几个一同开始商讨,决定扩大找寻的范围,拿着打印的寻父启示,边找边贴,希望能够将父亲找回,“我有个罗田朋友的父亲走失了一个月,家人也是这么贴的,最后浠水有人看到寻人启示了,打电话来了,他父亲就是这么找到的,相信我也能找到,一直找下去,总会找到的”。昨天下午,寇家的四兄弟将范围扩大到了从月湖桥到二七长江大桥,从西汉正街到汉口火车站、古田四路一带,从昨天早上7点多,寇成位老人从家中走失,截至今天下午5点,没有发现可靠线索,找寻仍在继续。心声:奋斗一辈子也是为了个家人团圆1994年,寇公伦从十堰市郧西县农村到武汉来读大学,他父母是农民,当年能供他们兄弟读书,非常不容易。大学毕业后,寇公伦在汉正街摆地摊创业,随后在老家的三个兄弟也先后来到武汉打拼,经过十多年的打拼,现在寇氏兄弟四人也都在武汉安了家,2006年,兄弟四人把十堰老家的父母接到了武汉,从山沟里走出来的一家人,在武汉团圆了,一家人吃饭、做事都在一起,“奋斗一辈子还不是为了家人团圆”。昨日下午5点30分,寇公伦说,贴完了寻人启事,继续寻找,今天晚上再把汉正街附近的大街小巷翻一遍,“父亲应该不会走远,一定会把父亲找回来的”。(记者 贺亮)据长江日报昨日报道刚过完生日父亲走失了 儿子一路从家找到江边从昨天到今天,一条寻找父亲的寻人启事在武汉朋友圈传递。这位父亲,两天前刚刚过完自己的73岁生日。走失的老人叫寇成位,儿子寇公伦告诉长江日报记者,自己是十堰郧西县人,在武汉除了自家兄弟,没有别的亲戚。每天上午7点,父亲都会从位于崇仁路的家出发,走100米的路程到儿子的店里。昨天上午因为下雨,寇公伦没有开店。但寇成位还是按点出了门,老伴以为他去了店里,没在意,快到中午才知道,寇成位并未到儿子店里。昨10时40分,寇公伦在110报警平台报了警,然后和兄弟几人从家附近的崇仁路一直找到了同济医院、凯德广场、月湖桥,直至江边,但都未发现父亲的身影。寇公伦告诉记者,今年正月初九父亲也走失了一次。他告诉家人,要去江边走一走,哪知越走越远,找不到回家的路,所幸,当时身上有钱,找了一辆车,把他送到了家附近。今年正月十六,寇成位中风,意识与口语表达开始不清楚。儿子寇公伦回忆,有时父亲会把兄弟几人的名字搞错,有时会把孙儿叫成孙女的名字。寇公伦说,兄弟几人今天会继续在家附近寻找,张贴寻人启事,查找每个能避雨的地方,并寻求警方帮助,查看江边的监控。他说,希望看到父亲的市民能给他打个电话,家人真的焦急万分。关注大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dachuwang),给你有趣、有用的资讯,还有好礼天天送。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吧。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