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之死,岂是冰冷抽象概率问题-爱多vcd

  新闻亮评

  熊猫之死,岂是冰冷抽象概率问题

  □李晓亮

  “每一个人都不仅仅是他自己。他还是与世上诸多事件相交汇的一点,这个交汇只有一次,而这一点独一无二,意味深长,卓越超群。”――赫曼・黑塞

  人是万物的尺度。万事万物,宗法自然。不是说人天然就具有超越性,超然物外,唯吾独尊。说到底,生物性才是人之根本。

  人的精神性,相比动物原始的生物性,其全方位的主宰和优越感,如何体现呢?就自然生态和谐共存而言,万物平等理念的普及,动物福利保障和践行,濒危物种的保护繁育,研究推广,这些才是体现人之为人,人的精神价值高于万物,文明尺度,堪称表率的最根本之处。

  可惜,揆诸现实,汗颜羞惭――前有上野熊猫死得蹊跷,后有杭野疑似鞭笞白虎的残暴。一只熊猫之死,令人痛心;两只熊猫之死,举国震惊;五只熊猫之死,难道就只是一个所谓“数字概率”问题了么?这种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的回答,比国宝蹊跷病夭更戳心戳肺。这和冷血的“死一个人是悲剧,死一万个人是统计数字”的翻版有何区别?

  上野回应的话里话外所谓“养得多死得多”,咱就算退 一万步认了这个数字概率逻辑,那和川陕有野生种群的地区相比呢?顶峰时十只的数量和上述娘家地区能有可比性么?这些地方特定养殖单位内,除去不可控天灾因素外,短期或都难破这个高致病高死亡率的“概率”纪录吧?

  而北上广设的保护研究中心,顾名思义,首先是为了保护研究,是为了种群繁育和科研保护。如果患病期都还涉嫌商业展出,敛财目的,或者患病后报备、救治等流程、责任都还模糊不清,那就算北上广地区技术确实高精尖,那也和熊猫外借外展,甚至专设的异地保护中心制度初衷相悖逆吧?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