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国珍欣然前往 客户212万被转走 一家三口甲醛中毒

六安在押犯人看守所内非正常死亡 脖子上有一道深深勒痕 死者妻子余国珍   金寨县余女士向记者反映,她的丈夫之前一直羁押在金寨县看守所,可就在三天前,自己突然接到通知,丈夫在看守所里非正常死亡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余国珍是金寨县燕子河镇的一名小学老师,丈夫段成元在燕子河中心小学任教语文。2015年10月份,余国珍的丈夫段成元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金寨县公 安机关刑事拘留,今年上半年,段元成被金寨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7年,随后被羁押在金寨县看守所。段家对此不服,很快向六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 诉。 死者儿子在向记者讲述   余国珍说,按程序二审不久后就可以再度开庭。但是9月19号那天,自己接到燕子河中心校一位负责人的通知,一起去梅山老县城,找相关领导说说丈夫段元成的事。得到这样的消息,余国珍欣然前往。   余国珍说,中心校方负责人将她带到了县司法局,一进门,她就看到几位领导模样的人坐在房间里,当时自己也没有太在意。可紧接着,司法局这位领导说出的一席话,让余国珍两眼一抹黑,顿时觉得天崩地裂。 死者妻子边哭泣边向记者讲述   段成元去世的噩耗突然降临,好好的人怎么就死了呢?在段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家人才得以在殡仪馆见到了段元成的遗体。段家人说,从照片上看,段元成的脖子上确实有一道深深的勒痕,后背等处也有多处淤血的痕迹。   余国珍说,从丈夫段元成出事到进法庭一审,自己曾和丈夫交过心,直到一审判处有期徒刑7年后,丈夫也都没有放弃过改过、重新拾起生活的希望。当突然被告知,丈夫上吊自杀身亡的消息,让她无法接受。   段家人觉得,即便二审维持原判,段元成也只是7年徒刑,选择这样匆匆了结生命,不符合正常推理。事发具体时间是何时?是不是自缢身亡?有没有实时监控资料?看守所民警是怎么值守的,怎么就没及时发现犯人非正常死亡?这一切他们都很想知道。   带着种种疑虑,我们和段家人找到了金寨县公安局,该局法制大队大队长汪文元表示,事发之后,六安市、金寨县检察机关已经介入此事的调查,目前公安机 关正在配合其调查。汪文元透露,段元成属于非正常死亡,死亡时间是9月18号晚,当晚段元成所住的监室仅有他一人,具体几点钟出的事,由于检方正在调查不 方便说。 金寨县看守所   看守所羁押犯人出现非正常死亡事故,监区管理上到底有没有责任呢? 我们随后来到了金寨县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表示,牵头调查该事的是该院副检察长陶丛彬。他正在就该案展开调查,不在单位。我们随后电话联系了陶丛彬副检察 长,电话中他表示,目前正在下载事发前后的监区监控视频,暂时无法透露更多细节,等调查结果出来,会给死者家属一个答复。   原标题:金寨在押犯人看守所内非正常死亡 家属期待检方调查结果相关的主题文章: